第二章 小镇之中

|

  “今天我们班来了位新同学,大家认识一下,多多照顾啊。”李落的新班主任站在讲台上对大家说道。

  “哇哦。”下面响起一阵惊叹的声音。

  “你可以进来了。”班主任对着门外的李落点了点头。

  “大家好,我叫李落,刚从县里一中转过来,希望大家多多照顾一下。”李落很有礼貌的朝新同学们鞠了一个躬。

  “坐这里坐这里!”最后一排有个肤色黝黑的同学喊道。

  “那好,你就坐在薛志顶旁边吧。”班主任对着李落点了点头,说道。

  “谢谢。”李落点了点头,就坐到了薛志顶旁边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从一中转到我们这个乡下中学啊?”见李落坐定,薛志顶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找李落说话。

  “是个话唠,说不定能从他身上打开缺口。”李落略一思索,便确定了首要目标。

  “听说最近咱们Y镇有乐子,我故意在学校里打了领导的孩子转下来的。”李落适时的露出了一丝青少年们特有的好奇神情,带着笑容说道:“不知道你有没有门路?到时候我请客。”

  “好!你这就找对人了。想嗨的话,今晚下晚自修哥带你去。”听闻是同道中人,薛志顶显得更加兴奋,就差没有跳起来了。

  “薛志顶!”班主任回过头来沉声道:“你自己不学习,不要影响新同学听课,知道吗?”

  “哦。”薛志顶有气无力的哦了一声。

  “下课再说。”李落拍了拍薛志顶。

  “果然这种话唠型的人最容易做突破啊。”李落用手撑着脑袋想到。

  一般来说,在学校里这种话特别多的人,要么和老师领导的关系很好,要么就和混社会的不良青年关系很好。

  而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的薛志顶,很显然不会是前者。

  才来第一天就有重大突破,李落的心情也格外的好,在今天的考试中,大手一挥,送了老师一个满分试卷。

  等到晚自习下课,李落还没开口,薛志顶便迫不及待的拉着李落到了镇上唯一的一家游戏厅内。刚进门就大声吼道:“麻痹的,有货没,赶紧给老子来一点,憋一天了,难受死了。”

  “草,你小子有钱没啊?就要货?”一个精瘦的少年赤裸着上身,叼着烟问道。

  “今天有老板,老板请客。”薛志顶拉过李落,得意洋洋的说道。

  “十克。”李落不咸不淡的掏出两千块钱,甩到少年脸上。

  “哟,有钱人啊,有没有意思请哥几个爽一下?”众少年见李落出手阔绰,都有些不怀好意的围了上来。

  “十克我一个人溜的完吗?多出来的还不是给大家爽?小弟我今天刚到这,请兄弟们溜一次,还望以后在Y镇大家多多照顾一下小弟啊。”李落毫不在意的坐到了一台机器面前,从旁边的少年手中拿过一枚硬币,投到了机器里,就开始打起了街机。

  “爽快!城里来的就是不一样。”精瘦少年见李落豪爽,挥手示意众人散开,拿着钱便转入后堂,不一会便拿着一个小袋对着李落说道:“兄弟,十克,看着啊。”

  “不用了,我信你们。”李落聚精会神的盯着街机屏幕,说道:“你们先搞,记得留我一份就好。”

  “行,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啊。”精瘦少年闻言大手一挥,众少年就瓜分了毒品,开始了陶醉的旅程。

  众少年很快就迷失在了虚幻的美好之中,而李落则带着冷笑将他的那一份毒品倒入了下水道。

  “操!我他妈叫你给老子留一份,你他妈都干了什么?”当众少年从那种美好中清醒过来的时候,就见到李落正踩着一个胖子在墙角怒骂道。

  “怎么了怎么了?”精瘦少年连忙上前拉架。

  “兄弟,你几个意思?”李落没有回答精瘦少年的话,而是直接质问到。

  “怎么个回事?”刚溜了人家的冰,精瘦少年也是拿人手短,只能低声问道。

  “草你妈!老子让你们给我留一份,这死胖子嗨过头了是吧?把老子那份全给我洒进下水道了!老子他妈花了两千块就为了给你们爽?”李落踹了两脚胖子,喝骂道。

  “兄弟,消消气,消消气。”精瘦少年连忙上来将李落挡住,回头朝着胖纸喝道:“肥猪,还不快给大哥道歉?”

  “大哥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肥猪连忙从地上连滚带爬的抱着李落的大腿道歉道。

  “滚!”李落一脚将肥猪踹开,对着精瘦少年说道:“老子是刚从县里下来不熟,请哥几个嗨也是促进促进感情,这也不代表老子怕了你们,惹急了老子信不信老子从县里叫人干死你们?”

  “大哥,真是对不住。”精瘦少年对着李落连连道歉,随后说道:“要不这样,我再进去给你弄一份吧?钱我出了,算我请你的。”

  “算了,没心情。”李落扒开人群,走出了游戏厅。

  “操,死胖子!”精瘦少年喝骂道。

  不去管身后少年们的动作,李落拨通了胖警官的电话:“喂,张队吗?”

  “哟,小李,怎么样,第一天到Y镇,习不习惯?”电话那头传来胖警官爽朗的笑声。

  “有突破。”李落笑道:“您儿子还好吧?”

  “嗯?有突破?”胖警官听闻此言立马精神起来,说道:“别管我家臭小子了,快说说你那有什么突破?”

  李落将今天发生的一切通过电话告诉了胖警官,胖警官在电话那头兴奋的喊道:“我就知道你可以的!看,这才第一天,就已经成功的打入了一个销售点,估计再给你几天,这件案子就告破咯!”

  再扯了几句,李落就将电话挂断,回到了出租屋里。

  想要挖掉这个贩毒团伙,光是打入一个销售点是没有用的,必须要深入到他们的流水线才能确定这个团伙的老窝在哪里。第二天下了晚自修,李落再次来到游戏厅找到了精瘦少年,问道:“兄弟,你们这货都是哪来的?”

  精瘦少年警惕的看着李落,问道: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  李落看了看左右,精瘦少年会意让众少年都出去,说道:“现在可以说了吗?”

  李落点点头,找了个椅子坐下,点了支烟说道:“我昨晚打电话回县里,县里有几个兄弟听了以后想要货,我知道你们也有销到县里的渠道,但是多条路子多赚钱,我就问问你给不给我供货?”

  “钱怎么算?”精瘦少年盯着李落问道。

  “你们卖县里多少,我就给多少,这里是八千,早点把货给我,县里兄弟们急着要。”李落从书包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钱,扔到精瘦少年怀里,说道:“点一点。”

  “操,出手这么大?兄弟怎么称呼?”精瘦少年也是帮别人打工,一个月工资估计也就千八百,一下看到这么多钱,眼睛都直了。

  “李落,记住了。”李落没有丝毫要隐瞒的意思。

  “行,你等着,我马上去联系老板。”精瘦少年抛下一句话便急忙离开了游戏厅,随后说道:“李哥,我叫汪其,交个朋友吧。”

  “够爽快,你这个朋友我交了!”李落说道。

  “成!”

  不过半小时,汪其就带回来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刀疤脸青年,青年走进游戏厅,将目光定格在李落身上,随后喝道:“条子派来的卧底也敢这么嚣张!不想活了是吧?”

  “噗。”李落轻笑一声:“大哥,这么烂的把戏就别玩了成吗?你什么时间见过条子收童工了?这套我见得多了,别在我面前现了。”

  被李落叫破了意图,刀疤脸青年也不尴尬,自顾自的找了把椅子坐下,说道:“八千,六十克,兄弟你第一次买,我们给你六十五克,怎么样?”

  “没问题,什么时候能提货?”李落问道。

  “随时都行,我们存货足。”刀疤脸青年说道。

  “那走吧。”李落起身走出了游戏厅。

  “大哥怎么称呼?”在路上李落对着刀疤脸青年问道。

  “刀疤。”青年倒是干脆,直接报了个绰号,说道:“干我们这行的,你懂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李落点点头,没有去深究。

  问的太多,露出破绽就不好了。

点击获取下一章节